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
税收宣传地税文化文学作品
生有涯

发布时间:2017年08月21日
信息来源:射阳地税局
字 体:【
访问次数:

  网上看到孙姐的美文《爱无界》,忽有所感。这已不是孙姐第一次以她的狗狗为文,上一篇《上善若水》中,狗狗才满月,狗生的华丽篇章才掀开序幕,而今忽忽已到老年,不由得让人感叹时光催人老,亦在催狗老。孙姐从当初对狗狗的排斥到疏离到感情甚笃,再到如今的疼惜与忧虑,文风由轻快到悲伤,我是那一路的看客,看她的文章,感受着她情感的跌宕,见证着狗狗的匆匆岁月。

  在认识狗狗之前,我一直以为狗都是吃着残羹冷炙,大地为床,天空为被,干着看家护院的活。孙姐的狗狗刷新了我的感知。第一次到她家去,门刚打开,似乎一直就在那门后候着的狗狗,嗖一下蹿出来,又舔又蹭,好一阵肌肤相亲。孙姐大叫:“把拖鞋拿来!”狗居然懂人言,唰一下,从角落里叼出拖鞋,我还奇怪孙姐把个拖鞋藏那么隐蔽干嘛,后来知道是狗狗的杰作,被它当玩具到处藏。然后我更惊奇地看到,狗狗有自己的玩具,一大堆;有自己精致的小窝,春夏秋冬各不同;有自己的专用毛毯,有琳琅满目的华服、丝巾;甚至还佩戴着华丽丽的首饰——一把亮闪闪的长命锁。相处日久,我越发觉得孙姐将狗狗宠上了天:食不厌精,脍不厌细,看见香香的排骨就撒欢,看见狗粮就绝食;隔三岔五去洗个澡,时不时地还做个美美的造型,生活上简直是极端奢靡。我没来由地想起童年的自己:玩着不要钱的泥巴,穿着姐姐的旧衣,没有自己的小床,经常看着橱窗里的美食流口水。呜呜……

  上班的日子对孙姐是个严峻的考验,因为这意味着狗狗必须独自在家一天。她舍不得狗狗孤单,有时便带它同行,无论冬夏,上车第一要事便是将空调打开。狗狗有哮喘,夏天怕它热着,冬天怕它冻着。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秋后的雨天,凉意已浓,狗狗在狭小的空间里喘息得厉害,孙姐置自己的肩周炎于不顾,开着空调猛吹,狗狗惬意了,我们则从射阳一路瑟瑟发抖到盐城,俩都冻成了狗。

  间或带狗狗去饭店,狗狗平常偶有贪食,必几日恹恹不食,甚而呕吐不止。为了狗狗的健康着想,孙姐力图阻止它多吃,奈何狗狗在饕餮大餐前,嘴馋不能已,在孙姐处苦求不得,有时便跑到我身边,以爪轻拍,脑袋相蹭,口中呢喃有声,娇憨之态令人无法抗拒,我乐得以食物投之,饶是孙姐在旁呵斥,狗狗只耷拉着眼皮充耳不闻一通猛吃。看它对孙姐不屑一顾,同时与自己亲昵有加,几乎以为它已经爱上了我,不由心中窃喜,以为可以诱拐回家。待到吃饱喝足,孙姐一声轻唤,狗狗便绝尘而去,方知自作多情而已。

  一只小狗居然改变了孙姐与世界相处的态度,她开始对一切生物都抱了怜悯之心。上班路上经过一个镇子,冬天镇上的屠夫就在路边杀牛,我素来钟情牛肉,见到仍然冒着热气的牛肉不由心花怒放,正准备采购一番,孙姐看着一地的鲜血怒斥:“刽子手!”说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,那一圈垂涎欲滴围而购之的皆是刽子手,吓得我生生缩回准备推车门的手,我一直以为她只爱小宠物,哪知她连庞然大物也爱。后来我发现她真的是不吃牛肉的。整个冬天,我就在一日日与新鲜牛肉的失之交臂中暗暗捶胸顿足。不吃当然不可能,转身去孙姐看不着的地方买了牛肉,肉香四溢,下箸如雨时,眼前不免闪过孙姐责备和痛心的目光,于是我在大快朵颐间,默默地念一声:“阿弥陀佛!”稍稍减轻一点负罪感。

  我对狗的寿命懵懂无知,以为可以与人长久相伴,直到听孙姐忧心忡忡地说起狗狗已步入老年,我惊讶地细细打量,果然狗狗的眼睛已不如初时的清澈,行动已不如往日般敏捷,奔跑跳跃之际隐约显示出龙钟之态。我还期待着狗狗生个一儿半女,让我也享受一下与萌宠相伴的快乐呢,哪知它已与青春挥爪作别了。它不似人类有白发,生皱纹,老去得无声无息,不被知觉,流年的暗中偷换让人更觉时光的迅捷无情。

  人在世间匆忙行走,狗在人的旅途穿梭,爱无界,而生有涯。所有生命的诞生本是偶然,没有谁能够抵挡疾病和衰老的侵袭,这是时光走过的痕迹。所有的幸福,都缘于爱,所有的痛苦,也缘于爱。既然别离不可避免,不妨记住那些互相陪伴的日子,那些逗趣与呆萌,那些快乐与欢笑,将永远在记忆深处,如狗狗一样忠诚地陪你到老。(尤晓静)


打印此页】 【关闭窗口
 
     
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