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
税收宣传地税文化文学作品
绣在岁月里的诗

发布时间:2017年09月13日
信息来源:射阳地税局
字 体:【
访问次数:

  记忆中的山温水软岁月长,都来自一枚绣花针和一个女人。

  千年前的乌江畔,一岸的芦花都在为这悲怆的诀别飘雪飞霜。虞姬为西楚霸王披上她亲手绣制的战袍,群袂飘飘,将他送上最后的战场。

  这诀别的悲歌一唱千年。无休止的烽火燃烧着,唤醒了中华大地上沉醉的灵魂。热血上涌的战士们将勇赴前线,这意味着抗争,也意味着分别。那是红旗村里所有的女人都在埋头做活,一枚枚绣花针在她们手中上下纷飞,身边是堆积如山的战衣和军装。他们都将以这样一种深情而又沉默的方式为他们最亲爱的人送行,对战争作着无声而倔强的反抗。

  这其中有我的太婆婆。她正倚着那棵梨树,眉头紧锁,满面焦急。这棵梨树是她跟着太外公成亲那年太外公亲手为她栽的,从弱不经风的小树苗到如今的高大挺拔,亭亭如盖,岁月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清晰可见。由于战事紧迫,太婆婆只来得及在鞋子绣了“平安”二字便作罢。她想告诉他,山水一程,风雪再一程,下雨秋风都一直有人在等。送别的那天,恰好是梨花盛开的季节。雪白柔软的花瓣打着旋儿,落在太婆婆乌黑秀丽的长发上,像是纷飞的美丽蝴蝶,太婆婆含着泪一送再送,最后在梨树下立了许久。

  可他再也没有回来过。任凭我的太婆婆在那棵梨树下望穿了秋水,他再也没有回来。当所有人都在为抗日战争胜利的消息而欣喜若狂,我的太婆婆却在那棵梨树下哭得撕心裂肺,风吹过梨树发出哗哗声,仿佛也在为她沙哑地哭泣。之后她的日子过得很苦,但她每年都会绣一双布鞋,站在梨树下看着远方,梨花开又落,依旧相信着他会回来。

  当我在家中发现这些布鞋后,才从外婆口中知道了她的故事。太外公最爱穿的便是太婆婆纳的布鞋,送别的时候匆忙,却没能给他多做一双。许是觉得遗憾,才做了这许多双。太婆婆走的那天,又是梨花盛开的时节,她倚坐在树下睡着了,只叫我们以后要好好过,因为以后是好日子。

  那枚绣花针如今到了外婆手中,当我看见坐在树下的外婆,眉眼弯弯,周围的一切都散发出温柔和平的因子。外婆引着针在白色的锦缎上行行走走,一朵朵娇艳欲滴的红牡丹次第绽开,活色生香。外公则穿着外婆做的布鞋,披上一条外婆绣上花的毛巾,一个人喜滋滋的在田间劳作,收拾家里家外,累了就靠在木门上,静静的看着外婆。时光又继续讲着一树一生一双人的故事。

  我从心底敬佩我的太婆婆,那个坚强而勇敢的女人,她将她自己的深情绣进了岁月里,不辜负此生像诗一样的生命。我们一定要好好过,因为以后都将是好日子。她没有写完的是我将继续写下去。

  树在,爱在,永恒便在。(王瑜)


打印此页】 【关闭窗口
 
     
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