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
税收宣传地税文化文学作品
小狗

发布时间:2018年03月29日
信息来源:响水地税局
字 体:【
访问次数:

  我六、七岁时,父亲捧来一只小奶狗。毛茸茸的缩成一团,鼻子贴着桌面到处乱嗅,可爱极了。父亲找来一个纸箱子,底层铺了一层破棉絮,我轻轻的将它放进去,又盖了几层旧报纸。小奶狗挨着纸箱角落睡着了。

  接下来的几天,小奶狗吃什么让我们犯了愁,撇出清粥熬出来的米油喂它,它用鼻子嗅嗅,迟疑的伸出舌头舔了舔,便委屈的蜷在箱子里,嘴里发出呜呜的叫声。下午,父亲从村里的小卖部买来一包奶粉,冲好后端到箱子边,小奶狗一闻到奶香味,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急不可耐的吃了起来,连碗底都舔得干干净净。吃饱喝足后用头蹭蹭棉絮,又把自己团成一团,心满意足的睡了。

  一个月后,小奶狗变得肉嘟嘟圆滚滚,每天跟着我屁股后面到处乱跑。阳光好的时候它喜欢趴在我脚边让我给它挠痒痒。小鸡、小鸭靠近时,它跑去追。蝴蝶、蜻蜓飞过时,它歪着头看。有时候它还会傻乎乎的咬自己的尾巴,咬不到就在那里转圈圈,经常逗得我哈哈大笑。一个星期天的上午,我的表哥来探望我母亲,看上了这只土黄色的活蹦乱跳的小狗,他想抱回家养。母亲同意了,父亲也同意了,我懵懵的也答应了。父亲看我有些失落,安慰我说:“明天再去村东头抱一只。”

  表哥把小狗连同狗窝搬走了。没了小黄狗,我的心里空落落的。我决定把小黄狗讨要回来。没和父亲打招呼,我就一个人出发了。沿着村前那条弯弯曲曲的小路,凭着记忆走走停停。路边的野菊开花了,黄黄的,小小的,还有紫色的牵牛花、白色的蒲公英,毛茸茸的狗尾巴草,摸起来像摸小狗的毛,我一路踢着小石子,摘摘小花,开心极了,完全忘记了害怕。

  到了舅舅家,我突然不好意思起来。我伸着小脑袋,不停的在院门口晃来晃去。终于,舅母看到了我。她笑盈盈的问我:“乖乖,你怎么来的?” 舅母用温水给我擦擦脸,洗洗手,转头看看四周并不见人,感到疑惑,再次发问:“乖乖,怎么就见你一个,你爸你妈呢?”我的脸刷一下红了,我扭扭捏捏,吞吞吐吐,最后舅母终于弄明白原委。

  不久,表哥回来了。原来他并没有直接回家,而是抱着小狗去了同学家。小狗见到我,摇着尾巴跑过来咬我的裤脚。舅母指着小狗开玩笑:“小畜生还挺有灵性,小不点也认人。”

  后来父亲来接我,我抱着我的小狗回家了。(李婷婷)


打印此页】 【关闭窗口
 
     
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